駐足在花蓮七星潭的四八高地上,仰望是蔚藍的天空,俯視是無邊無垠的海洋。 

月牙灣映入眼簾,美景近在咫尺。 

潮汐之聲,吸引我更靠近海一點;聽海的咆哮,聽海的安靜。不需要言語,不需要傾訴;只靜靜聽著海水退潮的聲音,那就是忘憂之聲,捲走了我所有的煩惱。 

待天色漸暗、月色皎潔、微風清涼,又是不同風情。 

月光如水、如畫、如詩、如歌,靜靜地映在海面上;我更想像月是一個人,嫻靜安詳,溫柔大方的模樣。 

帶著寧靜沉穩的心情,回到水上明月。在巴洛克風格的沙發上小憩,紅酒入喉,細細品味餘韻;鑑賞著精心雕琢的鑄鐵和彩繪工藝,彷彿穿越時空歷史,來到17世紀的歐洲。 

時鐘的指針過了午夜十二時,我依舊舒緩悠閒;南瓜馬車和玻璃鞋都不是我的故事。因為,今夜,我就是皇室貴族。 

關上了燈,進入深沉的睡眠。 

清晨,不需要冷冰冰的鬧鐘,窗外溫和的日光,溫柔地喚醒我。 

拋開緊湊的步調,緩步走出水上明月,又再次聽見那忘憂之聲─海的聲音。我和大海默默約定,明年,再來聽海的韻律。